<form id="fddvd"></form>
                  <form id="fddvd"></form>

                       

                      葉氏”廣告就是廣告界的“腦白金”,說說三條世界杯廣告的藥神們

                        




                           “腦白金”是中國保健品市場混亂的代表作,史老板很聰明,知道中國智商低的人挺多,就狠狠用腦白金式廣告忽悠了一群確實該補補腦的人。然而現在的史老板早已把“腦白金”這個品牌脫手很多年了。畢竟腦白金已經做到了“因為知道所以不買” 的程度,那么再怎么加大廣告力度也純屬枉然。

                       

                       

                          現如今,因為法律的完善以及消費者對產品識別的成熟度有所提高,比起八九十年代,現在的人們不再相信保健品中的“神藥”,多數人都懂心急吃“神藥”可能連命都會丟了。所以現在像湯臣倍健這樣的大健康產品逐漸興起,也是因為大家懂得了保健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見效的,市面上宣稱能夠一蹴而就的產品往往副作用太大,F在一些類似神藥的保健品就搞搞社區會議,騙騙社區老人。而一些有知識有信息的家人勸老人,卻往往會遭到老人的強力維護甚至為此爭吵。

                       

                          這現象和近期的世界杯廣告不是很像嗎?(三條有兩條是“葉大師”出品,還有一條是“紅大師”出品)

                          三條廣告的差,根本無需討論,可還有很多人,包括企業及投資人在內還調用一堆數據來證明廣告的效果如何好,這真的挺可笑的。

                       

                       

                          首先,引起關注的原因就是太多人討厭,即便獲得知名度也是“殺敵800自損1000”的戰略行為。

                          其次,品牌建設和身體健康一樣,一記猛藥下去沒病吃出病,有病直接死。而葉大師絕對的是聰明人,如果不做廣告去社區賣神藥絕對是把好手。

                          再者,企業主和投資人也沒傻瓜,擊鼓傳花大家都懂,只是沒人相信會落自己手里。所以品牌長期價值哪有人管,藥下去了品牌能蹦跶了,趕緊找下家接手。

                          最后,確實有很多沒任何作用的差廣告,但這并不能反襯出此三條就是好廣告,不能濫用“歸謬法”的詭辯術。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是”

                          近期熱映電影《我不是藥神》起了很好的榜樣作用,即有票房又有價值觀。葉大師的價值觀我就不想評價了,想必大家應該都看的出,人家都講了“你我皆俗人”。但我做為一個廣告界的“黃毛”想對葉大師們講:“還不都是為了錢?”。在《我不是藥神》里,程勇再次決定”賣藥“之后,跟黃毛在海邊有兩句對話,程勇問黃毛:“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此時的程勇,已經是身家幾百萬的私營工廠老板,而黃毛只不過是個屠宰場工人,黃毛回答“是”。當然我希望像黃毛一樣有機會對葉大師說出下半句:“以前是!”

                          品牌成功的案例有千千萬,不用揪住這幾個差廣告不放,有時間可以上“優視云集”,思考一下好廣告的未來。

                      [本站10月22日消息,該條新聞已被閱讀了2473人次]

                      股指期货如何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