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營銷花費150億的鴻茅藥酒,成了廣告違規黑榜之最

  



  摘要:數據顯示,鴻茅藥酒是一個超級廣告投放大戶。多年來一直穩居藥品廣告獲批數量“頭把交椅”,2017年替代寶潔位列廣告主投放第一,熱播影視劇種無處不在的身影……但是,如果醫藥廣告違規也評吉尼斯世界紀錄的話,一定也有它。

  作為藥品廣告的超級大戶,鴻茅藥酒的身影一直出現在正規門戶網站、央視重點時段以及不少熱播影視劇中。身處農村的老人都會主動要求購買此產品,可見鴻茅藥酒在宣傳上的力度之大涉及之廣。

  但是,最近鴻茅藥酒的日子不太好過。在經過數年的投放收益和質疑上,終于因為一條”跨省逮捕“行動的新聞,激起了千層浪,媒體追逐報道鴻茅藥酒其產品的真實性能與廣告是否符合,一度揪出過去10年間違法宣傳之多可為何如今依然大力投放,對監管部門的審核進行了直接的質問,同時對電視廣告植入的部分方式做出質疑。

  新聞回顧:

  紅星新聞4.13日報道。因在網上發帖稱"鴻毛藥酒是毒藥",今年1月10日,廣州醫生譚秦東在自己家門口被內蒙古自治區涼城縣警方跨省抓捕,"罪名"是涉嫌損害商譽。鴻茅藥酒方面認為,譚醫生的這篇文章,誤導廣大讀者和患者,“致多家經銷商退貨退款,總金額達80余萬元”。不過,這里要著重說明的是,這篇文章點擊率只有2000多次。

超級廣告投放大戶:鴻茅藥酒

  鴻茅藥酒的廣告有多兇猛?

  1、穩居藥品廣告獲批數量“頭把交椅”。

  食藥監總局數據顯示,關鍵字為莎普愛思的廣告共有562條,而關鍵字為鴻茅藥酒的廣告內容竟高達1192條,兩倍于莎普愛思。

  2、2017年替代寶潔位列廣告主投放第一

  尼爾森網聯AIS全媒體廣告監測顯示,去年1月至11月,內蒙古鴻茅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替代寶潔有限公司位列投放廣告企業第一,投放總額同比增長55.9%,寶潔有限公司以同比下降24.2%的成績位列第二,其老對手聯合利華有限公司在傳統媒體投放上降幅最大,減少27.4%,排名第十位。

  3、電視廣告花費增幅明顯

  本來就是投放排名第一的鴻茅藥酒,廣告投放額再增51.5%!

  4、帶動”疲軟“傳統媒體廣告市場

  CTR媒介智訊的最新研究顯示:2018年1月,媒介廣告市場(不含互聯網)同比增長9.6%,為近4年同期最高。其中,傳統媒體同比增長8.2%,這其中少不了鴻茅藥酒的“幫忙”。

  5、熱播影視劇種無處不在的身影

  從2016年開始,鴻茅藥酒的植入廣告頻頻出現在熱播影視劇中,《北上廣依然相信愛情》《中國式關系》《老爸當家》《我的岳父會武術》《我的!體育老師》《老農民》等都市類熱播電視劇,都有鴻茅藥酒的身影,或接入臺詞,或道具展現。

  不得不說,鴻茅藥酒的海量廣告效果甚好。據中國城市零售藥店終端統計:2016年,鴻茅藥酒的藥店零售額高達16.33億元,僅次于東阿阿膠。

 

但是


 

如果醫藥廣告違規也評吉尼斯世界紀錄的話


鴻茅藥酒一定能榜上有名

  鴻茅藥酒廣告曾被江蘇、遼寧、山西、湖北等25個省市級食藥監部門通報違法,從2008年到現在,10年間被通報違法2630次,相當于每個月收到22次通報,99次列入違法廣告公告并移送工商行政部門查處,被10省市18次采取暫停銷售的強制措施。但是,以上所有的違規信息,在內蒙古的食藥監管理局網站上卻查詢不到。

  新《廣告法》第五十五條規定,兩年內有三次以上違法行為或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廣告費用五倍以上十倍以下罰款,廣告費用無法計算或者明顯偏低的,處一百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罰款,可吊銷營業執照并由廣告審查機關撤銷廣告審查批準文件、一年內不受理其廣告審查申請。

  更讓人感到奇怪的是,在這屢次犯錯的十年間,仍有1186條廣告獲批。

  很好奇,作為這些藥品廣告批準文號的核發審查部門,內蒙古食藥監局是否了解這些藥品廣告在其他省市廣告違法情況?對此都采取了哪些措施?為何在違法廣告不止的情況下廣告批文一直不斷?

  同時,從2016年開始,影視劇的植入方式成了產品的營銷新策略,而植入廣告目前正處于法律監管的灰色地帶。在電視劇畫面中,鴻茅藥酒常常和食物一起擺在餐桌上。而這種新的廣告宣傳方式,正不斷地弱化鴻茅藥酒的藥品本質,容易讓人們誤以為,鴻茅藥酒是一種保健品或者酒類食品。

  從行業來看,醫藥類廣告花費居高不下。尼爾森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藥品和健康產品廣告成本遙遙領先,在監測行業中居首位,同比增長4.2%,廣告金主前十位中有6位來自醫藥健康行業。

  藥品安全關乎人民群眾的健康甚至生命安全,在宣傳傳播時必須明確謹慎,絕不能誤導消費者。而對于監管部門而言,更是應該嚴格把控,對于違規廣告加以嚴肅處理。

[本站4月23日消息,該條新聞已被閱讀了666人次]

股指期货如何开户